隧道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隧道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谁将挑战中国制造巨霸主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2:56 阅读: 来源:隧道防火涂料厂家

谁将挑战中国制造巨霸主?

中国经济正在改变,这是否意味着它在全球制造业的统治地位行将结束?

大量劳动力供给、高水平基础设施投资、稳定的政治环境和良好教育,令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产值最高的制造业大国。这使中国更加繁荣,同时也带来涨工资和改善工作环境的压力。

同时,自2004年以来,沿海地区的民工荒逐渐演变为普遍的招工难和涨薪潮,大幅度提高了制造业的成本,引起了人们对中国能否保持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竞争优势的担忧。

据媒体报道,现在中国制造优势普遍面临开工不足的困境,产能过剩严重。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012年3月份以来,中国工业品产出价格(PPI)至今已经连续25个月为负增长,其中包括钢铁在内冶金行业更是连续28个月负增长,化工和煤炭行业则分别连续26个月和22个月负增长,中国上一次出现该局面还是在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当时PPI曾出现连续31个月的负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其2012年的国别报告中,曾指出当前中国资本产能利用率已从危机前的80%降至60%左右。

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在全球制造业的统治地位行将结束?

中国扮演的角色仍然是世界工厂

《环球时报》援引英国媒体《经济学家》称,虽然过去30年来,中国使全球制造业发生革命性变化。但随着工资上涨和劳工骚乱增多,中国经济正在改变。

不过,文章指出,尽管供给链出现新趋势,但新基础设施和生产率进一步提升等因素,会继续令中国保持竞争力。所谓劳动密集型生产商将(离开中国)寻找更廉价目的地的说法,是夸大其词。

世界杯即将举行,而这样的国际最高舞台仍然活跃着中国制造的身影。

四年前,总部位于河北的英利绿色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就将广告打到了南非,明晃晃的汉字亮瞎了国人的双眼。一夜成名后,英利又早早将目光投向了巴西,这一次,他们仍然是官方赞助商,仍占有场地广告的一席之地。电视镜头扫过,你依然能够看到那个熟悉的牌子。

亮相于赛场的,还有来自中国的电子显示屏、吉祥物的长毛绒玩具、3D玩偶、钥匙链、派对产品和汽车配饰等五大系列。据报道,虽然世界杯要在三周之后打响,但中国制造的纪念品已摆上了全世界的货柜。

《经济学家》称,通过对众多新兴经济体2013至2018年劳动生产率与工资上涨的对比预测发现,鲜有目的地会比中国更具成本竞争力,且没有任何经济体的劳动生产率增幅会超越中国。

在亚洲市场,孟加拉国常被视为将取代中国低成本出口制造业,然而,该国在缩小与中国的竞争差距方面进展最慢:工资涨速快于中国,但劳动生产率增速仅为中国的一半。越南的工资增速与中国类似,可生产率增速相当缓慢。印尼状况如出一辙,且商业环境排名落后于中国。

2013到2018年,大多数国家的表面工资增速将慢于中国。但就经济规模至关重要的(商业)环境而言,仅有印度接近中国。而常被宣扬为(中国)对手的墨西哥、巴西和埃及等,生产率提高将极其缓慢。

当然,工资仅是工厂搬迁的考量之一。生产还受到成本、基础设施、投入和市场经营风险等因素影响。我们绘制出生产率增速和经营风险的对比图,认为大多数新兴市场的经营风险都大于中国,尤其是阿根廷、埃及和尼日利亚等。

比中国成本更低但风险更大的是印度、印尼和菲律宾。只有墨西哥、秘鲁、波兰和台湾地区的相对成本和风险低于中国。分析支持了我们的既有观点:未来几年,低成本制造商不会大规模离开中国而奔赴其他新兴市场。

这并不意味着今后几年态势静止不变。对中国的制造业老大地位形成直接挑战的,或许并非是仅仅“偷取”零碎市场份额的小竞争者,而是位于其家门口的庞然大物:有望明年建成的东盟经济共同体。

即便如此,未来几年中国将通过进一步改善业已优良的基础设施和深层次工业实力,继续巩固优势。

中国扮演的角色仍然是世界工厂。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25日发布的出口国竞争力报告称,美国重又成为全球制造业“冉冉升起的明星”,这主要是由于美国天然气价格下跌,工人的生产力水平上升,且无薪资上行压力。

路透社网站援引报告称,中国仍是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排名第一的国家,但由于劳动力和运输成本上升,且生产力增长滞后,中国的领先地位“面临压力”。  中国在带来转型阵痛的同时,也尖锐面对提出一个无可回避的问题:未来谁将挑战中国制造巨霸主?  BCG称,美国的制造业竞争力如今排名第二。自从1979年美国制造业就业见顶后,美国制造业职位减少了近750万个,许多制造业者将生产业务转往低成本国家。  BCG认为,推动美国制造业重新崛起的最关键因素是廉价的天然气。页岩气革命使得美国天然气价格在过去10年大跌50%。  报告指出,“薪资增长稳定”也提高了美国的吸引力。所谓“薪资增长稳定”,若经通胀因素调整,则意味着与1960年代相比,虽然美国制造业工人的生产力上升了一倍,薪资反而比当时低。  报告指出,美国的整体成本比除中国外全球排名前10的其他商品出口国低10%-25%,与东欧相仿。  BCG的排名基于四个主要方面的考量,即薪资、生产力增长、能源成本和汇率。  报道称,除中国外,另外四个向来有“低成本”之誉的国家——巴西、捷克、波兰和俄罗斯,也都被列入制造业成本“面临压力”的类别。  BCG报告中制造业竞争力排名前10的依次是:中国、美国、韩国、英国、日本、荷兰、德国、意大利、比利时和法国。  魏德米勒执行副总裁、亚太区总裁宛晨近日接受中国媒体专访,他以魏德米勒服务中国企业20年的经验,认为中国的经济不能走美国的大量虚拟化之路,而制造业应该更多的借鉴德国。

宛晨以魏德米勒中国的经验举例,认为中国制造业可以利用好IT、通讯、未来的物联网这些机会弯道超车。中国在IT技术应用、互联网通讯这一块处于世界先进水平,这意味着中国不用再重走发达国家的老路。他认为其中孕育着很大机会,中国和发达国家第一次处于同一个起跑线上。

宛晨认为,今天中国制造业面临的问题是几年前就可以预料到的。原因是绝大多数中国制造企业长期以来以量取胜,以价取胜。到一定阶段这种状态是不可持续的,随着经济的发展,毫无疑问成本将不断上升。

此外长期的低成本导致没有人注重创新劳动生产效率和对环境的污染,在以压低成本取胜的盛宴过后,不可持续性的问题就显现出来了。

对比德国,从2008年金融危机到现在,全球受影响最小的是德国。宛晨回忆2009年的时候德国也受到了重击,但是迅速反弹,而且这种反弹不是昙花一现,是一直在往上走。

宛晨认为这说明德国的经济是非常实体化的。在德国,中小企业占到绝大多数,是经济的主流,经济的核心在于实体经济。

宛晨认为,在中国,制造业目前还停留在以拷贝而不是创新为主,他感觉中国在最基础的制造业上没有沉淀下来,没有仔细琢磨技术。

在基础的制造业里其实有很多创新,但是中国企业满足于拷贝,能用就行,做企业首先追求快速成长,然后做大,想多赚钱就多元化发展,想办法把公司做成上市公司,最后是“玩”资本。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